相关文章

花钱就能开锁有碍安全

来源网址:http://www.sfyzks.com/

即将过去的这一周,发生了不少有趣、引人深思或者令人悲伤的新闻。我们撷取了其中一些事件,邀请评论员们谈谈各自的观点,给予平凡抑或非凡视角的解读……

代写简历是给人生挖坑

:记者在网上搜索“代写简历”,发现有很多机构在做着帮人简历造假、蒙混过关的生意。尤为有趣的是,商家还理直气壮地声称“企业的招聘信息存在造假,为何我们不能用假简历?招聘方可以像菜场买菜一样来挑选我们,我们当然要想办法和他们周旋!” 

苑广阔:简历、学历造假,不但是对用人单位的一种欺骗,同时也暴露了自己诚信意识的严重欠缺。一旦在求职、面试阶段就被发现存在造假行为,工作自然是泡了汤。俗话说谎话只能瞒得了一时,但瞒不了一世,即便在求职时侥幸过关,应聘成功,但以后因为一些很偶然的机会暴露造假的事实,却是大概率事件。所以,求职的时候还是踏踏实实,秉持诚信品质,学历不够就去提高自己的学历,阅历不够就去丰富自己的阅历,而造假这种看似职场的捷径,弄不好就成了人生的大坑。

花钱就能开锁有碍安全

北京晨报:“新房装修完我还没正式入住,竟然有陌生人住在了里面!”陕西汉中的杨女士几天前带着孩子回到位于汉中市区西大街魅力之城美食街附近的住处时,才知道自己家里住着两男两女四名陌生人。

马涤明:公安部门应加强监管,加大力度打击非法从事这一行的开锁人、严厉处罚违规经营、给钱就给开锁的开锁公司,才能治本。实际上,规范行业管理、杜绝非法开锁,清查、抓出非法从事开锁和违规从业者,未必很难。一个是,由公安部门设置统一管理的网络开锁平台,被许可的开锁公司只能通过这个平台开展业务,市民便知道哪些是正规的,哪些开锁人不宜雇请。再者,那些给钱就干的开锁人,市民一个电话就能找得到,公安部门也能找得到;他们的电话号都是公开在各种信息平台上,这给精准清查打击提供了条件。只要非法开锁人的电话号无法隐蔽和保密,取缔这些人就不成问题。如果最后市场上只剩下受监管的开锁公司,他们必须按照公安部门的规定从事业务,每一次开锁都会在公安平台上留下痕迹,“陌生人侵入”的风险会大大降低,不至于人人自危。

及时制止非法倾倒垃圾

北京晨报:四川成都温江区一村民家门前被非法倾倒大量建筑、生活垃圾,51岁的村干部干昌友制止未果,报警并拨打市长热线举报,随后,他多次遭人报复。

杨应和:干昌友把自己遭人报复的视频发到网上,相关部门安排车辆从倾倒地拉走垃圾。不过,我们不能想当然此事就到此为止。随地倾倒垃圾的问题可以立马解决,对于造成土壤和地下水的污染如何修复?更担心的是,对倾倒垃圾的隐形保护之手不得姑息。一年多前的事件,为何在媒治下才有个说法?干昌友一次次被威胁没有退缩的大无畏的精神值得赞赏,但处理此事不能因为垃圾拖走了就一拖了之。迫于舆论压力的敷衍做法到底有多大诚意?充其量不过是一种缓兵之计,有可能把垃圾转移地方,直接去污染另外一个地方。而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垃圾从何而来,是谁如此大胆肆意倾倒?更关心的是,对于有报不究,这种失职渎职的行为助长了非法倾倒行为,显然难辞其咎,需要督察问责。也只有把这些问题解决,给公众一个明确答复,才能切实消除环境隐患。

毁林建墓缘何忽略

北京晨报:位于榆林市榆阳区牛家梁国有林场内的一座“豪华墓地”引发关注。这座毁林4亩多的“豪华墓地”2012年便建成了。

黄磊:我们常用“房间里的大象”来形容某种巨大到不可能被忽视的真相,却被集体忽略的状况。毫无疑问,这场毁林建墓的闹剧就像那头房间里的大象,按理在林场管理人员、林业局、林业公安等管辖范围职权之内,此事绝无可能发生,然而它不仅存在,而且从2012年延续至今,背后的群体忽略令人难以理喻。人们的难以理喻之外,更留下了不少疑问:在国有林场之内如何堂而皇之地发生这样一场大规模毁林的事件?这个七层、占地数千平方米的“豪华墓地”又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建了起来?更奇怪的是,林场工会主席说曾出面阻拦,并汇报了情况,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却称并不清楚林场有豪华墓地一事,牛家梁林场也从未上报过此事,那真相又是如何呢?

微量元素检测成噱头

北京晨报:时下,微量元素专项检测颇受家长们“青睐”。虽然这种专项检测早已于2013年就被国家卫生主管部门叫停,但是记者调查发现,在此项检测叫停5年后,家长们仍将微量元素缺乏作为孩子厌食、不长个儿等问题的根本原因而乐“检”不疲。顺应这种心理,一些私立医院也将此作为揽客项目,一次检查动辄收三四百元不等。对此,儿科专家表示,微量元素检测并非必要的常规检查,一般人无须补钙、补锌。

罗志华:“微量元素检测”在一些地方属于时髦词,不仅医院的儿童体检套餐里含有这项内容,而且有时候学校和社区也会出现检测人员。有的检测需要抽血,有的则只要求扎手指头或取几根毛发,甚至只在显微镜下照一照指甲即可。但是,微量元素的血浓度存在较大的波幅,即使抽一次血检测也未必准确,通过毛发和指甲就更加无法得到准确结论。因此,有相当一部分微量元素检测不是诊疗手段,而是赚钱噱头。对此,不仅监管部门要强化这方面的检查监督,而且家长更应该擦亮眼睛。

防止药店进行过度竞争

北京晨报:还有几天的时间,家在沈阳的陈亮的新生意就要开张了——由他经营的沈阳聚康堂大药房就要正式营业了。四个月前,他刚拿到了药品经营企业许可证。而与陈亮对未来药店经营充满期待不同的是,因经营不善,陈楠无奈地注销了位于沈阳市皇姑区苍山路的鑫贸大药房。数据显示,2017年,这类注销的药店共有111家。截至目前,沈阳零售药店共计3684家,去年新增757家,平约2250人就有一家药店,远远高于发达国家每6000人拥有一家药店的国际标准水平。

余明辉:药店经营是一种标准的市场行为,一个城市开多少家药店门店、有没有过度竞争、利润率有多高,由市场来做主调节就可以了,我们对此没必要过多置喙,有关方面也没对此进行强行干预的必要。但是,当这种泛滥布局、过度竞争影响到市民用药安全等问题,就不得不慎重考虑。有关卫生、药监等部门,应该可以在审批药店经营许可时,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按照药品和人口的一定比例,考虑对城市药店的区域和总数布局有意识地进行一定限制。